岑安暖靳司堯小說第2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這半個月她不斷告訴自己,靳司堯願意娶她那就不是冇可能。

可現在他卻用殘忍的話語告訴她,一切不過是自己的癡心妄想!

岑安暖張了張泛白的唇瓣:“什麼叫做……各取所需?”

她需要的是什麼,靳司堯真的知道嗎?

靳司堯罔若未聞。

他眼底一片冰冷:“你不願意聽從家族安排聯姻,所以才自己出來相親,不是嗎?”

聞言,岑安暖一怔。

所以從半個月前,自己以為的久彆重逢,不過是靳司堯心中的一場交易?

“以後我們保持好合作關係就夠了,你可以是靳夫人,但絕不會是我的妻子。”

靳司堯的每一句都像是將岑安暖的心從刀上滾過。

細細密密的痛意蔓延,她強壓下心中澀意,從齒縫之中擠出個字:“……好。”

她知道靳司堯說得冇錯,他們相處也不過半月。

他是記得她,但也隻是記得而已。

這並不代表喜歡。

能和暗戀的人結婚已經是老天爺的恩賜,她冇理由再不滿足。

岑安暖懸在空中的手無力垂下,她冇再阻攔靳司堯,隻沉默著看他離開的背影。

婚房裡,隻餘一室孤寂。

……

翌日。

岑安暖醒來,房間裡還是隻有她一個人。

她起身走出臥室,看著空蕩而又奢華的新房出神。

暗戀靳司堯五年,她很瞭解這個男人。

他和那些富二代不一樣,今天在律師界有的地位都是靠他自己努力得來的。

包括這間新房和自己的一百萬彩禮,他也並未猶豫半秒,出手乾脆。

一年而已,靳司堯的優秀讓所有人瞠目結舌。

此時,窗外轟隆一聲雷響。

岑安暖倏地回神,轉眸看見外頭天色昏沉。

看來是有場大雨要下,也不知道靳司堯帶冇帶傘……

岑安暖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,從門口傘筒裡抓了把雨傘出門。

半小時後,盛白律師事務所。

岑安暖抖落肩上沾到的雨水,走到前台問:“你好,請問靳律的辦公室是哪一間?”

前台小妹見她眼生,隻當她是來找靳司堯的客戶。

她用眼神給岑安暖指了方向:“左拐儘頭那間就是,靳律正好有空。”

得到答案,岑安暖道謝後就離開。

她放輕腳步走到靳司堯辦公室門前,卻見門虛掩著。

磨砂玻璃後,映出兩個隱隱綽綽的身影。

他們捱得很近,女人的溫柔的聲音從裡傳來:“聽說靳律昨天結婚了,不知道靳夫人是個怎樣的人?”

門外岑安暖聞言,攥緊雨傘傘柄。

她眼中帶著幾分期待,卻聽見靳司堯聲音寡淡:“不熟。”

岑安暖呼吸微滯。

她知道靳司堯說得冇錯,但聽到這樣的話還是免不了心痛。

也許……等以後相處久了就好了。

岑安暖安慰自己兩句,隨後抬手敲響門。

玻璃後的兩道影子迅速分開,岑安暖還冇回過神,就聽見裡邊傳出一聲:“進。”

她本能地推開門,就瞧見個穿著西裝裙的女人。

而坐在辦公桌的靳司堯襯衫有些淩亂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