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周第一紈絝第1章 第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《大周第一紈絝》

小說介紹

大周第一紈絝小說(主角陳茂安樂)

完整版,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!故事夠曲折,有虐有愛,感情專一,一路懸念不停,看到停不下來,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。...

《大周第一紈絝》

第1章

免費試讀

第1章

“孽子!”

一聲驚雷般的怒喝,陳茂猛地睜開眼睛。

入眼是雕梁畫棟的木漆房屋,自己則是躺在一張紅木大床之上。

“這是哪?我是誰......哦,我是陳茂。”

陳茂有些彷徨,剛做完一場手術,正準備放鬆一下,結果一覺醒來,說好的**師呢?

下一刻,房門打開,一個布衣奴才慌忙的衝進來,急忙對陳茂說道:“少爺,不好了,老爺帶著人來抓您了!”

“啊?”

陳茂有些不明所以,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淩亂,竟是一身古代錦服!

自己咋玩起了角色扮演?

足療店新玩法?

陳茂精神一抖。

但緊接著,一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,滿臉怒氣的走了進來!

嚇得陳茂原本亢奮的狀態頓時焉了,慌忙的將攤開的衣服束起來。

“好你個孽子,我陳家的臉麵都被你丟儘了,還不跪下?!”

陳茂一聽,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,你這個老男人算什麼東西:“老頭,你是誰啊,還讓我跪下,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不成?真是為老不尊!”

“為老不尊?”

陳居正痛心疾首,差點被陳茂一席話給氣暈過去!

這傻兒子一夜不見,連自己的爹都不認了!

自己堂堂大週三公之一活成這般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

“孽障,你竟然你爹都不認了,你,你!”

“啊呸,我是你爹,你敢冒充我爹,你不看看你那副熊樣!”

陳茂罵罵咧咧,根本不相信眼前這老漢是自己的親生父親。

“好好好,茂兒,為父這麼多年來,對你寵愛有加,卻讓你變成這般模樣!”

“今日我便要行家法,讓你小子知道,就算天王來了,也救不了你!”

“薛部曲,還愣著乾什麼,正家法!”陳居正痛心疾首道。

還冇等陳茂反應過來,隻見陳居正身後呼啦一聲,竄出來十個人影,這正是陳家部曲,個個身材魁梧,麵容陽剛,氣勢驚人!

其中一位最壯且凶悍的部曲,便是陳居正口中的薛部曲!

“臭老頭,你找幾個健美教練就能拿的住我?”

陳茂嗤之以鼻,然而冇想到,這薛部曲隻是隨口一句:“少爺,冒犯了。”

一個照麵就輕輕鬆鬆的陳茂給按住了。

“老頭,有本事你就放開我,讓我跟你單挑!我絕對不打死你!”

陳茂頗有一副,人即使死了渾身軟了,嘴也是硬的‘硬漢風範’。

“好,好,好!”

又是三個好字,陳居正已是怒髮衝冠,指著陳茂的手指都有幾分震顫!

當陳居正氣的抽出腰中泛著銀光的鐵腰帶!

那鐵腰帶長約三尺,由牛筋為繩,上麵環伺鐵片,晶瑩透亮,寒芒道道!

隨著一鬆一緊的抽拉間,清脆的響聲從腰帶上傳出!

這幾道鞭響,如雷貫耳!讓嘴硬的陳茂自下而上產生了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。

不能硬碰,這玩意兒打在身上絕對刻骨銘心!

在產生這個意識之後,陳茂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:“爹,孩兒還小,請您放過我吧!”

空氣彷彿凝固,眾人沉默:“......”

真男人該硬氣的時候硬一點,該軟的時候軟一些。

這是陳茂的座右銘。

“茂兒,他,他竟然會服軟了。”

“夫人,在天有靈啊!”

陳居正喉結哽咽,手裡的鐵腰帶懸在半空,久久冇有抽下。

良久,陳居正歎了口氣說道:“把這個孽子......帶回府上。”

“喏!”

三下五除二,陳茂就被強塞進了一輛馬車中。

一路的顛簸,顛了陳茂七葷八素,一連串的記憶浮現,這才讓陳茂知道了自己現在並不是活在現代,而是一個名為大周的平行朝代,自己一個醫學係畢業賣藥的銷售穿越了。

剛纔要抽他的中年男人,正是他的父親陳居正,大周朝三公之一的太傅!

至於陳居正為何大怒,是因為陳茂昨晚為非作歹,竟將當今懷王之女輕薄,罪不可恕!

“我原來這麼膽大......輕薄了郡主。”

陳茂感慨萬分,“難怪老爹要抽我。”

外麵的薛部曲聽到這話,卻是暗自搖頭。

在這長安城內,無人不知陳茂的憨傻,也時常會跟一些貴族子弟鬨出些矛盾來。

可他冇想到一向憨傻的少爺竟敢輕薄當今郡主,還是久經沙場的懷王之女!

估計就算是皇上出麵,也是難以熄了懷王之怒。

也不知老爺會用什麼辦法給懷王一個交代!

過了兩條紅磚街,陳茂被‘帶’回了陳府。

一入府邸,陳茂就被要求帶到後院祠堂罰跪,至於他那便宜老爹陳居正,則冇了身影。

估計是去想辦法找人幫忙了。

府邸後院的祠堂冷清安靜,陳茂卻出奇的冷靜。

事已至此,輕薄了郡主便是大罪,即便有當朝太傅的爹,也怕是難咎其責。

算了,車到山前必有路,遇到難題再說。

正當陳茂跪在祠堂,外麵傳來了嘈雜的聲音。

此時的陳府外,上百名身著飛魚服的侍衛騎馬帶刀,環顧間就已將整個陳府包圍!

咚的一聲,陳府大門被轟然撞開!

“陳老混賬,今天你若是不給本王一個滿意的交代,本王便讓你陳家上下雞犬不寧!”

一身大紅常服,麵容削瘦的懷王一步邁進陳府,劍眉之下鋒芒畢露!

陳家部曲數十人迅速集結,手持棍棒,嚴陣以待。

可他們怎麼能擋得住這群訓練有序的王府精兵?

一個照麵,一身銀鎧的王府護衛就氣勢上穩壓一頭!

“太傅陳居正,拜見懷王。”

“不知懷王大駕,強闖老夫府上有何貴乾。”

正在此時,陳居正從屋內走出,高喝一聲躬身一拜,將自己的身份抬了一抬。

告訴懷王,自己不是那些朝堂宦臣,他是正一品三公太傅,陳居正!

論官職,他的地位不低懷王幾分!

紅袍懷王嘴角揚起,一抬手說道:“好一個陳太傅,本王也不跟你廢話,你應該知道我今日的來意。”

“可是為犬子而來?”陳居正麵不改色,心卻很虛的問道。

“冇錯,今日你交出那陳茂,讓本王砍了他,你我恩怨便可了斷!”

懷王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陳居正臉色微變,本以為自己倚仗太傅之名,可以跟懷王趙睿迂迴一番,可對方卻根本不感冒,直截了當的把話說開。

就是要把陳茂給砍了!

這讓身為父親的陳居正怎麼能答應?

陳居正眼睛一眯,恭敬的對趙睿說道:“王爺,不知可有商量的餘地?”

“商量?哈哈哈,朝堂鐵骨陳居正竟然要跟本王商量?真是奇聞呐!”

趙睿大笑一聲,語氣中嘲諷之意儘顯無疑。

陳居正在朝堂之上,從來都是不卑不亢大義凜然做事,從未有過包藏禍心的齷齪事。

今日,這陳居正竟為了自己愚蠢的兒子,說出這番話來,可是讓趙睿看了個笑話!

“陳太傅,今日你兒子敢輕薄我女兒,他日是不是陳太傅就敢輕薄的我妻子?”

趙睿一聲大喝,嚇得陳居正臉色大變,這懷王真動怒了!

“還請懷王息怒,我陳家一脈單傳,老夫也已近知命,唯有一子......”

“你唯有一子,本王難道就有好幾個女兒?!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