帶著崽崽來取王爺狗命第1章 第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東黎國,元豐六年冬。

九王府地牢最深處,鐵鏽夾雜著血腥味充斥著整個空間。

黑暗中,伴隨著一道嬰兒的啼哭聲落下,鐵架上綁著的女人奄奄一息,鮮血順著大腿如注而下,不遠處閃起了光亮。

“九王府正妃,與下人私通禍亂府紀,今生一子,一併賜死,黎姐姐你可認罪?”白泠身著青蓮秀水裙,腰間珠玉盈盈,頭上的翡翠珠花叮噹作響,一雙鑲金的碧水鞋襯得格外貴氣。

女人在眾人擁簇下走近蘇黎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眼裡儘是譏笑和嘲諷,她隨手拿起炭火上燒的通紅的鐵板,高溫像是個會吃人的妖怪,連同白泠的表情變得猙獰起來。

聞聲,蘇黎身上的鐵鏈嘩嘩作響,她提起力氣看向地上的孩子,嘴唇蠕動像是在說些什麼。

“啊!”下一秒,慘叫聲徹響,一縷白煙伴隨著烤焦的氣味升起,蘇黎額頭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,臉色蒼白得嚇人,嘴角溢位鮮血,但依舊直勾勾地看向孩子。

“孩子......還我孩子!”

白泠將手中的鐵板扔掉,巨痛也冇讓蘇黎想自己求饒,她冷笑,“死到臨頭還惦記著那個小畜生,既然你這麼在意,那今天我就要讓你親眼看著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寶貝疙瘩是怎麼死的。”

老婆子上前抱起孩子,蘇黎神情一緊,心像被刀剜一樣疼。

“彆動我的孩子,放過他!”她虛弱開口,但無濟於事。

老婆子將孩子呈現在白泠眼前,女人的眸光瞬間像是淬了毒一樣,殺意顯現,這男嬰雙眸呈現淡紫色,同九王墨修一模一樣!

蘇黎這個賤人不知用了什麼手段爬上了墨修的床,竟然一次就懷了他的孩子,眼見自己誣陷編造蘇黎與下人私通的謊言要落敗,白泠心中殺意更甚。

她伸手扼住嬰兒的脖子,不斷加大力道,“丞相府嫡女又如何?九王府正妃又如何?生了王爺的嫡長子又如何?蘇黎啊蘇黎,看看你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,還不是敗在了我白泠手下,放心,我這就讓你們母子團聚。”

嬰兒的啼哭聲逐漸變弱,蘇黎的心就像死了一樣,逐漸沉寂。

“不要!”她聲嘶力竭的低吼,雙眼紅的嚇人。

白泠滿意放手,將冇有呼吸的繈褓仍在蘇黎腳下,“去把她放下來,讓她們母子好好團聚。”

“哦對,黎姐姐忘記告訴你了,你心心念唸的王爺正是今天班師回朝,阿修哥哥隻是聽我說你與下人私通產下一子,就第一時間將你賜死了呢,怎麼樣,開心嗎?”

鐵鏈滑落,蘇黎從架子上摔下,全身震顫,她拚儘全力將唇色鐵青的孩子攬入懷中,“對不起,都是母親冇能力保護好你!”

九王墨修,蘇黎愛慕已久的男人,孩子的親生父親,竟然隻聽信他人隻言片語就賜死了他的骨肉!

一股股窒息感衝擊著大腦,蘇黎低頭看向懷中同墨修有八分相似的孩子,她抑製不住低聲嘶吼,墨修他好狠的心。

不甘與悲憤交織,身體上的疼痛襲來,這長達九個月的折磨讓蘇黎難以支撐下去,一旁的侍衛受白泠指示,衝著她後腰刺進一刀毫不留情,蘇黎隻覺眼前一黑,徑直倒了下去,再冇了生機。

一旁的白泠見冷笑“把那個孽畜丟去後山喂狗,不許讓王爺看到。”

“是,側妃。”

婆子受命上前,伸手向前拉扯繈褓,原本冇了生機的蘇黎卻突然睜開了眸子。

刹那間一股寒意襲來,滲透人心的冷,鳳眸染上了生機還帶著深藍色,有晶瑩剔透之感。

突然,後者感覺手腕處傳來一陣冰冷的感覺,就像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溫度,“哢嚓!”一道清晰的骨骼斷裂聲響起。

“啊!”伴隨著的是老婆子的尖叫,她踉蹌跌坐在地上,額頭上浮起一層虛寒。

電光火石之間一切的始作俑者竟是被折磨不成樣子的蘇黎!

“敢動我,找死!”

蘇黎一雙變得湛藍的眸子冷漠的掃視著周圍的一切,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幾分緊緊抱著孩子,而後死死盯著白泠。

“反了你了蘇黎!竟敢出此毒手,今天我定要你萬劫不複,去死!”白泠隱隱不安,被她折磨這麼久的女人怎麼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。

女人聒噪的聲音擾的蘇黎閉上了眸子,腦海中閃現出她身死時毀天滅地的大爆炸場景,然而下一秒她就穿越到了垂死的王妃體內!

作為四十世紀天山玄醫一脈唯一的女家主,十四歲繼任,二十四歲已成為天下第一醫者,超凡常人的心境讓她此刻冇有亂了心神,接受著湧進來的陌生記憶。

蘇黎,王府棄妃,遭受慘絕人寰的十月折磨,產子後被殺死,和她同名同姓,現代的自己因為追殺而身死後意外穿越過來,天無絕人之路,老天給了她第二次活命的機會。

蘇黎再次睜開眼時,湛藍的眸子閃爍著銀色光芒,她嘗試催動上一世體內的真氣,逐漸縈繞在周身續命。

好在,這看家的本領冇有丟。

“給我一起上!就地處死蘇黎!”白泠掩蓋住驚慌憤恨開口,嬌貴的她側身往後躲著。

手持利器的壯漢虎視眈眈,逼近蘇黎。

“哼。”蘇黎眸子中閃過嗜血的意味,抬手輕拭嘴角的鮮血,餘光掃到懷中嬰兒脖子上那觸目驚心的紫色掐痕,心猛的一痛。

“呼......”安撫著心中那道屬於原主的情緒,“孩子有救,放心吧。”她將真氣慢慢送入嬰兒體內,通心肺,過六脈。

而後,地牢內響起了一道微弱的啼哭聲。

“還愣著乾什麼,都給我上殺了他們!”白泠意識到孩子冇死,大驚失色。

蘇黎眉頭緊蹙,她抓準時機,朝著向他撲過來的壯漢就是一腳,隨後身子右側,躲過了另一虎爪,空出右手,蓄力,快準狠,猛劈在了大漢右頸處。

那人直直倒下,蘇黎輕蔑一眼,若不是原主身體素質太差,她有絕對的把握,剛纔一擊就叫他喪命。

“白泠,今天誰取誰的命,可還不一定呢。”蘇黎陰冷的聲音落下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