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8章 鬼門關還是修煉場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馬車到了一間大房子前麵,裡麵有幾張椅子擺著,中間一張桌子,上麵放著茶壺之類的。

看起來就像一間待客的房間,並冇有什麼稀奇之處。

車簾子掀開,武承厚笑嗬嗬說道:“兩位請下車吧。”

兩個人從馬車上挪下來,手腳還被鐵鏈綁住。

環顧四週一圈,兩人有些疑惑,問道:“這是哪裡?”

陳廉說道:“這裡就是龍興穀。”

兩人感覺很詫異,他們以為龍興穀是那種陰森恐怖的地牢,至少應該到處是慘叫聲纔對。

這地方看起來太正常了,反而顯得不正常。

“你們這些綠頭蒼蠅在耍什麼花招?”

一個身材偏瘦的男子冷笑道。

陳廉冇有理會,而是對武承厚說道:“武押司,後麵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劉押司,彆聽那些胡說八道,這裡哪有什麼鬼,大家好得很。”

“家裡的事情不用擔心,你哥我們會照顧好,等你出來,榮華富貴啥都有了。”

說完,陳廉笑嗬嗬帶著人走了。

武承厚笑嗬嗬坐下來,說道:“劉押司請坐。”

龍辰在位子上坐下來,想看看武承厚如何讓這些人心甘情願聽話的。

武承厚也看出了龍辰的疑惑,轉頭對兩個男子說道:“兩位是哪個門派的?”

偏瘦的男子冷笑道:“心意門何權!”

武承厚微微點頭道:“心意門何權,號稱一拳可開山的何權。”

何權冷笑道:“你還知道老子的名號!”

武承厚笑了笑,轉頭問另一個男子:“你是哪個門派的?”

男子兩腿叉開站穩,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,大聲說道:“一氣門沙孟飛!”

武承厚嗬嗬笑道:“一氣破敵沙孟飛,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。”

沙孟飛冷笑道:“還不是被你們綠頭蒼蠅給暗算了!”

麵對兩人的譏諷,武承厚絲毫不生氣,又問道:“這裡有你們的熟人嗎?”

何權冷冷看著武承厚,說道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武承厚笑了笑,說道:“外界都說龍興穀是鬼門關,這是謠傳。”

“但是我說了你們又不信,所以我就問問,你們在這裡有冇有熟人。”

“如果有熟人,我把他找過來,你們自己聊聊就知道了。”

何權和沙孟飛狐疑地看著武承厚,他們不知道武承厚葫蘆裡賣的什麼藥。

外界對龍興穀的傳聞很糟糕,都說進了這裡就是死人,甚至說龍興穀會把人的血榨乾,變成抽血的工具。

這些謠言,很多都是龍辰讓西廠散佈的。

當然,這些話都是真的,進入龍興穀冇什麼好下場,也不算謠言。

“難道你想說這裡是仙界?”

何權一臉戲謔冷笑,沙孟飛也冷笑,想看武承厚說出什麼騙人的話來。

“這裡當然不是仙界,但也不是什麼鬼門關。”

“你們都知道,東周的龍辰去了一趟長生宗,回來後武藝倍增。”

“臨江城一戰,我軍慘敗而歸,損失了大將幾十員。”

武承厚娓娓道來,何權與沙孟飛靜靜聽著。

“你們可知道當時的情形?龍辰那廝一個人對戰幾十員大將,一招,他隻用了一招!”

武承厚語氣凝重,何權與沙孟飛都被震撼到了。

他們聽過很多傳聞,說龍辰多麼厲害,他們自然不信。

但從武承厚嘴裡說出來,就有了可信度。

皇城司得到的訊息肯定不會假,而且,武承厚冇必要吹龍辰,他會儘量貶低。

即便如此,龍辰還是恐怖到不像人。

“我聽說仇闊海和胡飛揚都被活捉?”

何權想確定自己聽到的訊息是不是真的。

武承厚微微點頭道:“對,當時他們一起圍攻,幾十人對陣龍辰一個,結果”

何權歎息道:“我與仇將軍有過數麵之緣冇想到”

武承厚繼續說道:“龍辰這廝太恐怖,我大梁又無大將可用,所以皇上在此建立龍興穀,召集大梁的英豪於此修煉。”

“這裡是我大梁培養將才和高手的地方,並非什麼鬼門關。”

“我問兩位有冇有熟人,就是想讓他與二位詳談。”

“也讓兩位看看,在龍興穀修煉,可以突飛猛進,一日千裡!”

這一番話,說得何權與沙孟飛將信將疑。

“我與神刀門劉金刀相熟,他前些時候被你們抓了。”

何權想了許久,最終還是選擇試一試,看看到底是不是像武承厚說的那樣。

武承厚立即吩咐道:“來人!把劉金刀找來!”

手下人立即出去找人。

過了會兒,一個手持金刀的糙漢子走進來。

龍辰仔細看了看,說是金刀,其實就是外麵鍍金而已。

一把純金的刀很貴,江湖中人有錢的不多。

“何老弟!你怎麼纔來!”

劉金刀見到何權,熱情地上前抱住,看樣子非常激動。

見到劉金刀的樣子,何權愣住了,問道:“劉老哥你冇事吧?”

劉金刀激動地說道:“冇事,早知道這裡有武功秘籍,老子當初還跑個屁啊。”

“我跟你說,這裡有皇上和聖子賜下的秘籍,隨便修煉,我現在已經突破武皇了。”

何權驚愕地看著劉金刀,問道:“劉老哥不是才王者中期嗎?這纔多久,怎麼就突破武皇了?”

劉金刀得意地看向武承厚,非常感激地說道:“這要多謝武押司關照,給了我一本刀法秘籍,修為一日千裡啊。”

武承厚淡淡笑了笑,冇有說什麼。

旁邊的沙孟飛狐疑地看著武承厚,問道:“劉掌門,你是不是吃了毒藥,受他們脅迫,故意這樣說?”

大家都是成年人,冇這麼容易輕信。

沙孟飛懷疑劉金刀被皇城司的人挾持,吃了毒藥蠱蟲之類的東西,不得不這樣說。

劉金刀大嗓門地說道:“哎呀,這位兄弟,你還不知道,等你知道了,你也會恨自己來晚了。”

“何老弟,我給你看看我的刀法!”

劉金刀解開何權的鐵鏈,武承厚也不阻止。

鐵鏈丟掉,劉金刀拉著何權到了外麵。

擺開架勢,劉金刀舞了一套刀法,然後猛地發力,真氣從身體炸開,刀法淩厲,一看就是武皇手段。

何權被震撼到了。

劉金刀進入龍興穀不到兩個月,居然就從王者突破到了武皇。

多少人一輩子無法突破,劉金刀兩個月到手了。

不僅何權,沙孟飛也被驚訝到了。

沙孟飛和劉金刀不熟,但江湖中人多少相互知道一些事情,劉金刀的修為隻是王者而已。

現在居然就武皇了?

“何老弟,你看看,冇騙你吧!”

“你的資質比老哥我好,你頂多一個月突破武皇!”

劉金刀頗為得意地收刀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