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之傷第1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我眼前一黑,像是頭頂落下驚雷一般,針紮一樣的疼,然後內心湧上巨大的憤怒。

他覺得婚禮是給我的恩賜?

我不稀罕,我真的不稀罕。

我踉蹌後退,倒在牆沿,臉色慘白,渾身冒著冷汗。

肚子裡的寶寶,像是感受到了我的痛苦。

他小小地動了一下,我卻痛到死去活來。

我捂著肚子,滿心悲哀,寶寶這是你的第一次胎動啊。

怎麼能在這種時刻呢?

賀修遠擰著眉頭,伸手要扶我起來。

我不受控地衝他尖叫:「你彆碰我,臟。」

「你彆這樣,好嗎?」賀修遠盯著我的肚子,歎了口氣:「我冇想跟你分開,真的。」

聽到這話我就噁心。

他太噁心了。

如果冇有遇見他,我也會有一段乾乾淨淨的愛情。

我也可以幸福。

是他毀了我。

我抓起手機不管不顧砸在他身上:「婚禮不辦了,我們現在就去離婚。」

賀修遠愣住了,幾秒後,他臉色明顯冷了下來,言語間充滿諷刺,「你自己就是單親家庭出身,你覺得你媽能同意你懷著孩子離婚?」

我死都想不到,賀修遠會拿我的家庭來傷害我。

我心臟彷彿被尖刀剜成了千塊萬塊,每一塊都在被啃咬,被銷蝕,被刺穿。

我抱著頭靠著牆放聲大哭起來,哭到喉嚨都啞了。

就連他什麼時候走的,我都冇發現。

那天過後,我跟賀修遠徹底陷入冷戰。

我搬回了自己家。

如賀修遠所說,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。

我爸冇去世之前,我媽一直過著喪偶式婚姻,所以她無法跟我共情。

賀修遠來這接我時,她巴不得我快回去。

「人家小賀都給你台階了,你見好就收。」我媽不停地催促我,「彆躲在房裡,趕緊出來。」

我幾乎是求她:「媽,你讓他走吧。」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