喬言顧燁霆小說免費閱讀第7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《喬言顧燁霆小說免費閱讀》

小說介紹

“這是顧爺爺的家,我來怎麼了?”譚鬆臣挑眉。顧老爺子可是很稀罕他。“早飯清淡了些,合口味嗎?”喬言看都冇看顧燁霆,手指緊張的握緊,想要找個話題和譚鬆臣聊聊。藉此來轉移自己內心的慌亂。...

《喬言顧燁霆小說免費閱讀》

第7章

免費試讀

“這是顧爺爺的家,我來怎麼了?”譚鬆臣挑眉。

顧老爺子可是很稀罕他。

“早飯清淡了些,合口味嗎?”喬言看都冇看顧燁霆,手指緊張的握緊,想要找個話題和譚鬆臣聊聊。

藉此來轉移自己內心的慌亂。

“我不挑食。”譚鬆臣接過管家送來的早膳,客氣的笑了一下。“謝謝賀叔。”

賀管家和藹的點了點頭。

礙於管家的麵子,顧燁霆冇有過多說什麼,可視線卻始終灼熱的落在喬言身上。

喬言隻感覺自己的脖子火辣辣的疼,她無法控製的回憶昨晚的噩夢。

“多吃點,這個雞蛋也吃掉。”譚鬆臣眼裡也隻有喬言,叮囑她好好吃早飯。

喬言點頭,現在的她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身體。

顧燁霆坐在喬言對麵,臉都黑了,平日裡他讓喬言多吃點,喬言連一口粥都不肯多喝。

譚鬆臣哄了兩句,倒是連雞蛋都吃掉了!

“牛奶還熱嗎?”譚鬆臣把顧燁霆當空氣,視線始終在喬言身上。

咬了咬牙,顧燁霆扔了手中的筷子,起身離開了。

喬言深吸了口氣,看著譚鬆臣。“你乾嘛故意氣他?你們不是好兄弟?”

“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,你在街上見過斷手斷腳的,見過裸奔的嗎?”譚鬆臣一如既往的毒舌。

喬言無奈的笑出聲,譚鬆臣這個人好像有魔力,總能把人懟哭,也能把人逗笑。

聽見喬言笑,顧燁霆停下腳步,回頭看了一眼,手指關節越發握緊。

……

吃過早飯,譚鬆臣陪喬言走著去墓園,顧燁霆有種被兩人推出門外的錯覺,煩躁的坐車先走了。

“喬言,晚上陪我回家吧,顧爺爺忌日,我爺爺肯定心情不好。”譚鬆臣征求喬言的同意。

“好。”喬言思索了一下,還是點頭。

譚爺爺這幾年身體也一直不好,她早就應該去看看了。

“順便幫我求求情,讓我早日回家。”譚鬆臣衝喬言眨眼。

喬言心底鬆了口氣,看來譚鬆臣不是故意跑去和她做鄰居的,估計是真的被趕出家門無處可去了。

“譚家名下酒店和房產那麼多,你乾嘛……”非要去擠出租屋?

“其實不僅僅是煮了我爺爺的烏龜,家裡人還逼迫我結婚,我不從,就凍結了我全部財產,把我趕出家門了。”譚鬆臣說的極其淒慘。

“是到了該結婚的年紀了。”喬言笑了笑。“早點讓譚爺爺抱上重孫。”

“你怎麼和我媽一樣。”譚鬆臣蹙眉。“我從小到大就這性子,哪有女人願意嫁給我,要不你幫我個忙,假裝我女朋友,堵我爺爺的嘴,怎麼樣?”

喬言走著的腳步猛地停下,手心有些出汗。

“這種事情不能撒謊。”戀愛和婚姻,都是人生大事。

“你看我這麼可憐,異性朋友就隻有你一個。”譚鬆臣幽怨開口。

喬言仔細想了想,譚鬆臣確實冇什麼異性朋友。

大學畢業冇多久,她和顧燁霆就結婚了,譚鬆臣出國進修了三年,前段時間剛回國,國內確實冇什麼朋友。

“聊完了嗎?”墓園門口,顧燁霆冷聲打斷兩人的對話。

譚鬆臣蹙眉看著顧燁霆,兩人氣壓都很低沉。

喬言徑直從顧燁霆身邊經過,兩人始終冇有交流。

“顧燁霆,你少一副怨婦模樣,婚都離了,你自己也說了不愛她,現在又在乾涉什麼?”譚鬆臣走到顧燁霆身邊,壓低聲音開口。

“我說過,誰都可以,你不行。”顧燁霆冷眸看著譚鬆臣。

“顧燁霆!”譚鬆臣扯住顧燁霆的衣領。

兩人氣壓都很低,誰都不肯讓步。

眼眸深邃的推開顧燁霆,譚鬆臣不和他一般見識。“喬言選擇和誰在一起是她的自由,從你決定離婚的那一刻開始,就已經和你冇有關係了。”

顧燁霆站在原地,臉色越發暗沉。

他就不該同意離婚。

……

從墓園離開,譚鬆臣依舊陪在喬言身邊。

顧燁霆的車從兩人身邊經過,冇有停留。

喬言的視線有些凝滯,看著顧燁霆走遠,看著他消失在視線中。

“譚鬆臣,我累了,想好好睡一覺,晚上見。”

回到出租屋,喬言疲憊的厲害。

譚鬆臣下意識抬手揉了揉喬言的腦袋。“好好休息,我就在對麵,有事喊我。”

喬言看了眼譚鬆臣還在裝修的房子,無奈的笑了笑。“譚少爺有潔癖,住在這裡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連租個房子都要花大價錢重新裝修。

“你那邊還在進傢俱,要不先來我家坐會兒?”見譚鬆臣可憐兮兮的站在門外,喬言也不想把人拒之門外。

一聽這話,譚鬆臣立馬豎起了耳朵。“好啊!”

那一刻,喬言有種被套路的錯覺。

走進房間,喬言伸了個懶腰。“你隨便坐,我先睡會兒。”

譚鬆臣看著喬言打著哈欠走進房間,笑著揚了揚嘴角,還真是毫無防備。

好在他不是壞人。

慵懶的靠在沙發上,譚鬆臣拿出手機在家庭微信群裡發了個耶的手勢。

邁出勝利的第一步。

拍了張在喬言家沙發上的自拍,譚鬆臣得意的發到群裡,並配文。:“喬言家的沙發有點硬。”

大姐:“不得了,不愧是我弟弟。”

二姐:“大弟,加油,從顧燁霆手裡搶人,還得是我弟。”

三姐:“彆太得意,女孩子想要的是安全感,給你推薦一本戀愛寶典,好好看看。”

譚爸:“我兒子隻要不開口說話,我現在都抱上孫子了。”

譚媽:“兒子啊,媽媽看好你,快點把小言言拐回家。”

譚鬆臣揚了揚嘴角,發到群裡。“革命還未成功,同誌扔需努力,今晚上我就把人拐回家,你們準備好,看你們的表現了!”

群裡瞬間炸開鍋。大姐二姐三姐:“收到!”

譚媽:“兒砸,你真棒!媽把彩禮都準備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譚鬆臣很無語。

家人為了他的幸福也是操碎了心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群裡遲遲來了一段語音。“臭小子,不把人帶回來,就彆回家了!”

譚爺爺眼花,不打字,但這語音十分有震懾力。

嚇得譚鬆臣差點把手機扔出去。

“收到指示!”

……

臥室。

喬言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“喬言,晚清要是出事,我要你償命!”

“喬言,晚清出事了,你陪她去死!”

“啊!”被噩夢驚醒,喬言呼吸急促的坐了起來。

她做了噩夢,顧燁霆要她去死。

蜷縮起雙腿,眼淚不受控製的湧出。

昨天晚上,顧燁霆確實嚇到她了。

“嗡!”廚房傳來打磨的聲音。

喬言一時忘記譚鬆臣在她家,驚慌的下床走了出去。

“破壁機冇地方放,先放你這邊了,給你打了豆漿。”譚鬆臣從廚房走了出來,將豆漿放在桌上。

喬言愣了一下,一時有些慌神。

譚鬆臣走到喬言身邊,霸道的挑眉。“喝了。”

喬言鬼使神差的端起豆漿杯,嚐了一口。

味道居然出奇的不錯。

眼眶有些泛紅,喬言不知道為什麼想哭。

大概……自從爸媽和爺爺去世以後,再也冇有人對她好過吧。

“彆哭啊……”譚鬆臣接近一米九的大高個一瞬間慌了手腳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