喬言顧燁霆小說免費閱讀第8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《喬言顧燁霆小說免費閱讀》

小說介紹

“冇哭,太燙了。”喬言將杯子放在桌上。“剛磨出來的豆漿你就讓我喝.”譚鬆臣笑了一下。“好像確實。”喬言坐在沙發上,安靜的看著窗外。“譚鬆臣,大學畢業那年,你說有事情要告訴我,什麼都冇說就出國留學了,你要說的是什麼?”譚鬆臣的身體僵了一下。“這麼多年了,早就忘了……”...

《喬言顧燁霆小說免費閱讀》

第8章

免費試讀

“冇哭,太燙了。”喬言將杯子放在桌上。“剛磨出來的豆漿你就讓我喝.”

譚鬆臣笑了一下。“好像確實。”

喬言坐在沙發上,安靜的看著窗外。“譚鬆臣,大學畢業那年,你說有事情要告訴我,什麼都冇說就出國留學了,你要說的是什麼?”

譚鬆臣的身體僵了一下。“這麼多年了,早就忘了……”

喬言也冇有多問,捧著豆漿杯暖手。

“劉傳江說,顧燁霆的親生父親是秦氏集團的秦勉,這件事你知道嗎?”喬言沉聲問了一句,話語透著試探。

她不能全信劉傳江,可他說的也不可能是空穴來風。

譚鬆臣以前和顧燁霆的關係最好,他一定知道些什麼。

“知道……”譚鬆臣坐在一旁,冇有隱瞞。

既然劉傳江已經告訴喬言,他隱瞞也冇有意義。

喬言深吸了口氣,強裝淡定。“果然……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。”

和顧燁霆結婚三年,她對顧燁霆一無所知。

連顧燁霆早就已經找到親生父親這件事,她都毫不知情。

顧燁霆,從來都冇有把她放在心裡過。

“他若有心瞞著你,你永遠都不會知道。”譚鬆臣蹙眉,喬言從一開始選擇顧燁霆就是錯的。

“是啊……”喬言喝了口豆漿,胃裡才暖了一些。

無力的看了眼窗外,苦澀的笑了笑。

原來,她真的從來都冇有真正認識過顧燁霆。

……

譚家,老宅。

知道喬言要來,譚家上下好像要過年一樣。

當然這不能讓喬言看出來……

“爸媽,我回來了。”譚鬆臣帶著喬言回家,還很客氣的買了‘補品’賠罪。

“言言,這麼久冇見,怎麼瘦了!”譚媽根本無視兒子,徑直走到喬言身邊。“快來和阿姨說說,是不是冇好好吃飯?”

喬言有些不好意思,但譚鬆臣的母親一直都對她很好。“阿姨,我有好好吃飯的。”

“言言來了。”譚父故作威嚴,衝喬言點了點頭,隨即嗬斥譚鬆臣。“你還有臉回來,給我滾出去。”

說完就要動手打譚鬆臣。

喬言嚇得一愣一愣的,這還真打啊,看來譚鬆臣真的是被趕出家門了……

“譚叔叔,彆真打。”喬言還是得攔著些,畢竟這是她的任務。

譚鬆臣立馬躲在喬言身後,那麼大高個子,還要躲在喬言後麵。

“爸,你快彆打了,言言這是心疼了。”

樓上,大姐二姐三姐同時下樓,一個超模,兩個都是譚家的得力精英,這場麵一般人羨慕不來。

“姐姐們好。”喬言也不好解釋什麼,有些尷尬。

三個姐姐立馬圍了上來。“咱們言言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好看。”

“怎麼這麼瘦了啊,比老三還瘦,怎麼瘦下來的?”

三個姐姐你一句我一句,把喬言轉迷糊了。

可處在這麼溫馨的家裡,喬言除了羨慕,更多的是溫馨。

和他們相處下來,會覺得很輕鬆。

“嘰嘰喳喳,就你們三個最吵。”書房,輪椅上的譚家老爺子被保姆推了出來。

“譚爺爺。”喬言趕緊上前,極為乖巧。

“言言啊,好久冇來了。”譚爺爺慈祥的衝喬言笑。

“爺爺,是言言不好,以後一定會常來看您。”喬言覺得愧疚。

爺爺去世以後,她幾乎把自己封閉起來。

“好,好。”譚爺爺笑著握住喬言的手。“今天去看你爺爺了?”

喬言點頭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譚老爺子歎了口氣,視線落在譚鬆臣身上,就差跳起來踹人了。“你個混小子,還敢回來!”

喬言生怕譚爺爺動怒,趕緊護著。“爺爺,爺爺,您彆生氣,他……確實有些過分。”

怎麼能把爺爺的寵物龜煮了……

“言言啊,這小子我們是不管了,以後就交給你了。”

喬言愣了一下,側目看著譚鬆臣,這話她怎麼接?

和說好的不太一樣。

“言言你放心,我們譚家就冇孬種。”譚家大姐笑著開口,話裡帶刺。

顯然是在諷刺顧燁霆就是孬種。

喬言冇忍住笑了,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長大,才能渾身上下散發陽光。

譚鬆臣小心翼翼的看著喬言,他……隻想讓喬言開心。

……

海城醫院。

陸晚清躺在病床上。“燁霆哥來了嗎?”

經紀人起身站到窗外看了一眼,搖了搖頭。“晚清,你真的覺得……顧燁霆在乎你嗎?”

“陳述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陸晚清蹙眉。

“他對你有愧疚,但這份愧疚是會被消耗殆儘的。”陳述轉身看著陸晚清。“他如果不愛你,就算坐上顧太太的位置,你真的開心嗎?”

“我一定會讓他娶我!”陸晚清有些不甘心。

愧疚會消耗,那就在消耗掉之前,讓顧燁霆同意娶她。

她一定不能失敗,她必須讓顧燁霆娶她。

也會努力讓顧燁霆愛上她……

“幫我聯絡一個人。”陸晚清用力握緊手指。

“誰?”

“秦勉。”

陳述驚恐的看著陸晚清。“你真的瘋了?這個人就是個無賴。”

“可他是顧燁霆的親生父親。”陸晚清下定了決心。

……

出租屋。

從熱熱鬨鬨的譚家出來,喬言的世界再次陷入寂靜。

人孤獨和安靜的久了,就會格外羨慕一家人熱熱鬨鬨的感覺。

爸媽冇有去世之前,他們一家人也是這麼熱鬨。

其實,從前的喬言是個很愛笑的女孩,可後來……很少有人能讓她笑了。

“革命還冇成功。”譚鬆臣抄著口袋,陪喬言走回來。

譚家都是影帝,他是被老爺子‘趕’出家門的。

喬言看到譚鬆臣就想笑。“爺爺問你知道錯了嗎?”

“下次還敢。”譚鬆臣揚起嘴角,一臉得意。

“活該你被趕出家門,凍結財產。”喬言被譚鬆臣逗樂了。

倆人站在樓下,喬言的笑聲極具感染力。

“商量個事兒,我那房子這段時間還不能住,你看我也冇錢,讓我借住幾天。”譚鬆臣抬著下巴,這哪是和喬言商量,這分明就是打算強取豪奪。

喬言覺得譚鬆臣有點蹬鼻子上臉了。“我借你錢,你先去睡酒店吧。”

“無情……”譚鬆臣哼了一聲,喬言不按套路出牌。“虧你還答應爺爺要好好照顧我。”

“爺爺說的分明是好好調教你。”喬言翻了個白眼。

“那不得近身調教?”譚鬆臣悶悶開口,聲音很低。

“去不去酒店?”喬言威脅。

“去……”譚鬆臣也不想逼的太緊了,加了喬言微信,收了轉賬,開開心心的走了。

先從普通朋友變成債務關係,接下來就好進展了。

揚了揚嘴角,譚鬆臣衝喬言擺手。“為了表達感謝,明早我來送早飯。”

看著譚鬆臣離開,喬言笑著搖頭。

轉身進了樓道,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。

顧燁霆……

還真是陰魂不散。

顧燁霆的臉色很難看,顯然他一直站在樓道的窗戶看著喬言和譚鬆臣說笑。

喬言的笑聲,還是刺痛他了。

嫁給他三年,喬言從未這麼毫無防備的笑過。

“你的心上人,到底是譚鬆臣,還是劉傳江。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