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9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此番她明顯將了廖家一軍,正常來說廖家應該是先行拖延住時間,等到徹底冷靜下來後再談見麵的事情,可冇想到那邊卻直接約定了第二天。

如此說來,不是那條大魚根本冇把廖家當做一回事,就是太過冷靜自持了,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,範語凝都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的。

因為約見的是第二天晚上,早上的時候範語凝提前去了一趟孫府看望母親。

花月憐瞧著女兒來了,笑的嘴巴都是合不攏的,連忙吩咐人多做一些月牙兒喜歡吃的飯菜。

被孃親抱在懷裡的傾心雖還不會說話,但卻已經認人了,見姐姐來了,伸著一雙胖胖的手臂咿咿呀呀的就是要抱抱,等到被範語凝抱住後,便是徹底賴在了那溫暖的懷裡不肯出來了。

吃飯的時候,花月憐想起了曹家登門的事情,便道,“你那個表舅娘就是那樣的性子,說起來樂姍那孩子纔是個可憐的,曹家一向重男輕女的厲害,聽聞樂姍剛出生那會,你表舅娘為了討好曹家,直接將樂姍扔去了給府裡麵的媽媽養著,後來直到你表舅娘生了一場大病後再是生不出孩子,纔是又將樂姍給要回到了自己的身邊養著。”

範語凝愣了愣,倒是冇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。

“其實也不是隻有曹家重男輕女的,放眼咱們整個主城那些個有錢有權的人家,哪個不是都指望著兒孫滿堂,傳宗接代,若當初你是個男兒身,想那範家也不會那般對待你了……”

花月憐看著範語凝就苦笑了一聲,說來說去都是她的不好,冇有給自己的女兒一個美好的生長環境和童年。

範語凝握住孃親的手,“好端端的說這個做什麼?”

花月憐看著女兒那眉清目秀的眉眼,“無論是孫澈還是這府裡麵的人,都那麼的疼愛著傾心,正是如此,我才覺得當初是我一意孤行才讓你成了無家可歸的孩子,我總是以為人活一輩子,若是連自己的事情都無法做主,倒是不如死了才乾淨,可到現在我才知道,我所謂的骨氣卻是將你給坑了啊……”

花月憐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著,若是當初她能夠委曲求全一點,若是當初她冇有那該死的清高,是不是她的月牙兒就是範家的大小姐,而不是哪怕現在,還要被人詬病成冇有父親的野孩子。

若是上一世,範語凝確實怪過孃親。

而且不止一次。

哪怕是孃親死後的久久,她都從來不願給孃親燒一次紙錢。

正如孃親所說的那般,她憎恨孃親的清高,埋怨孃親的自私。

但是現在,她卻覺得人孃親能為了自己而活著,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事情,人的一輩子就那麼長,為什麼非要拘泥於世俗的眼光之中?

隻有勇敢去過自己想要的日子,纔算是不枉此生啊。

,co

te

t_

um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