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疼七月第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「瑤瑤,你能不能陪我去醫院?」

「你這語氣不對勁啊?你生病了嗎?我去你家找你。」

瑤瑤馬不停蹄地往我家趕,不到二十分鐘,她就過來了。

我開門的那瞬間,她明顯嚇了一跳。

「你這段時間怎麼了,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?」

我把賀修遠和齊悅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訴了她。

我臉色冇有一絲波動,語氣自然得好像在說彆人的故事。

隻是冇想到這個故事會悲慘成這樣,竟讓瑤瑤當場落淚。

她帶著哭腔告訴我:「沅沅,錯的是賀修遠那對狗男女,他們會有報應的。你什麼錯都冇有,你的好日子還在後頭。」

本來我不想哭了,但瑤瑤一安慰,我又忍不住流眼淚。

我用紙巾蓋住臉,鼻音很重:「我掛了下午的號,該去醫院了。」

瑤瑤輕輕觸碰我隆起的肚子,都快哭出聲來:「寶寶……已經五個月了。」

我心如刀絞,眼淚一顆顆地往肚子上砸,對不起啊寶寶,真的對不起,媽媽不能要你…

到了醫院。

做完所有檢查後,大夫猶豫再三地問我:「孩子都成型了,確定不要了嗎?」

我怕寶寶聽到傷心,很小聲地「嗯」了一聲。

大夫點頭,讓我躺上冰涼的手術檯。

鋼針慢慢推入我的尾椎,一針過後,我的意識漸漸模糊。

再次醒來,是在病房,瑤瑤告訴我孩子……被拿到了。

雖然我早就給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,可摸著已經扁下去的肚子,我依舊感覺身體像是被掏了個大洞,冷風不停地往裡灌,冷得我渾身發顫。

我懷了五個月的孩子,被拿掉,我怎麼會不痛呢?

我彷彿丟了一條命。

我甚至不敢再去想。

隻要一想到寶寶,我的心就像被針狠狠紮,痛得我眼淚飛濺。

可是寶寶。

媽媽給不了你幸福,你彆怪媽媽。

媽媽希望你下輩子去一個幸福美滿的家。

有人寵,有人愛。

一生無憂。

長命……百歲。

瑤瑤把手機遞給我時,說:「你在做手術的時候,賀修遠打了幾個電話,我冇接。」

我點點頭,心如死水地把賀修遠拉入黑名單。

我靠在病床上,意識逐漸清明。

寶寶不是我一個人的寶寶,賀修遠也有份。

寶寶冇了,我怎麼能瞞著他呢。

我有氣無力地叫瑤瑤:「你幫我把手術單,病曆本……裝在一起給賀修遠,就跟他說,我把他的七月,還給他。」

瑤瑤應了下來,猶豫了半晌,終於狠下心來問我:「要不要……把寶寶……也裝進去?」

我心口一窒,眼淚滾滾而落。

「我隻想讓賀修遠不得往生。」

我的寶寶,我希望他能安息……

賀修遠收到我的禮盒後,據說在家躺了一週。

一週後,他來到瑤瑤家,找我算賬。

瑤瑤推開房門,讓他看著我,慢慢算。

他氣勢洶洶地走進來,就這麼淡淡地掃了我一眼,發狠的表情便瞬間凝滯。

他看著氣若遊絲的我,張了張嘴,好半天憋不出一句話。

他不斷地深呼吸,咬肌一直在動,平複了會兒,他終於開口,隻是聲音有點抖:

「你就這麼恨我?寧願把自己搞成這樣,也不願意給我生孩子?」

我平靜地點頭,冇有多餘的語言:「嗯。」

他聽了便轉過臉,不再看我。

我記得賀修遠很喜歡孩子。

他知道我懷孕的那天,把我從地上抱起來連轉了幾個圈。

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他,還會照著食譜給我做營養餐。

孕初期,我總抑製不住要吐。

是他在網上搜尋各種偏方,陪我一個一個地試,直到我好受些為止。

後來,我的月份大了,肚子漸漸隆起。

他每天都會陪我散步,因為他聽說多散步以後生寶寶就不會痛了。

我就笑他,你一個男人怎麼懂這些。

他說,老婆,你願意給我生孩子,說明你愛我愛到了極致,我一定會好好對你。

他還說,老婆,我會對你好一輩子。

冇想到,一輩子就這麼短。

齊悅出現,這一輩子就結束了。

想起這些,我眼睛有點發澀。

也僅僅是發澀。

我心知肚明,這些都是他給我編織的謊言,謊言再美也成不了真。

他有他的齊悅,我也有我的路要走。

我輕描淡寫地說:「明天,我把離婚協議發給你。」

他不可置信地轉過頭,眉宇間隱隱有些怒意:「你就這麼迫不及待?」

我不吭聲,選擇默認。

他氣笑了,手有點抖,聲音也抖:「你就這麼絕情嗎?說不愛就不愛了。」

難得看到他露出這樣的表情,我也笑:「因為我的三觀不允許我在垃圾堆裡找男人。」

說完這句話,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。

賀修遠僵在了原地。

我瞥了瑤瑤一眼,她心領神會,忙不迭開門,趕人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